山抹微云

【短篇小说】不言(九)

【六】参商
铁蹄铮铮,踏破河山而来,去亦自如。
秦奋六世余烈方有今日盛势,韩则积弱不进,方有今日城下之盟。
春秋耻之。
怎么也想不到是来要韩非。韩王立在城头,与韩非远去时的最后一眼回望目光交汇,第一回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,仿佛眼见韩国摇曳的火光在风中熄灭,于此时,此地。
就像因画师曲笔而埋没不得见的美人,待去国辞行时君王方觉其眉目灵秀,样貌身姿无一处不美,明艳不可方物。说不上来是因他国赏识还是真觉出众,终已拱手相让,再无转圜。
那终究是他的孩子。
韩王扶着墙头的双手寸寸收紧,见血不觉。 他想起那个因才名而获幸的女子,一晃数十年,他早已记不清她容貌,印象最深的便是她坐于亭中,执笔巧笑,一双桃花目微挑,滟滟流光。后来她病重,适逢他得了新宠,无暇他顾。尚是稚龄的韩非闯入殿来,却教他一方樽掷过去砸破了额角。
醉眼朦胧里,他看见那稚童紧咬着下唇,泪意汹涌却迟迟不肯落下,倔强难言,一转身跑出殿去。 仿佛和当日他大笑着离开议事殿时的身影重合,一步一步地倒退,终是一转身,拂袖而去。太多的失望,太多的意愤难平。
“愿诸公辅佐圣明君主于万万年也!”
他临别此言,至今仍贯耳不绝。
“罢了。”韩王颓然地将双手缓缓垂下,苍老眸中隐有水泽,但听得他一声嗟叹,在一众臣子簇拥中下城去了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