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“你还不动手,预备留着过年?”
“我在等。”
“等什么?”
“一个一剑封喉的机会。”
“……”
对方先是在我头上慈祥轻抚,而后毫不手软地狠狠一个爆栗下去。
“疼疼疼……你干什么!”
“江湖话本看多了啊你!”他飞起一脚将我踹下屋顶,“快去干活!”
空中坠落时我顺势打了个滚,双手各执一刃稳稳落地。
在眼前人的惊愕中我抬手,将刃于他颈上一抹,随即他喉中发出些古怪声响,仰面倒去。颊侧忽有一只镖擦过,正中远处一仓皇逃窜之人。有人一手搭上我的右肩道:“怎么还留了个尾巴?”阿兄一剑正中地上那人的心脏,尽管他已经死得不能再透,他终归是这样谨慎。“下回利索些。”
我此刻方后知后觉地感到眼尾上溅了自那人颈间喷出的血,仍旧温热,灼得人肌肤发痛,又瞬间教人一颗心都冷下去。
我忽而尖叫出声,手拽着自己的双鬟,狠命往下拉扯,大哭如临无尽伤心之地。而身边人早已习惯,将我一把揽入怀中,抬手于我背上轻抚,又低下头来吻我的额发,口中反反复复地道:“小叶子,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……”

评论(1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