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“窈娘,是我。”
我看着那人雨笠下的脸,一如往昔的丰神俊朗,亮且纯澈的一双眼,却可见的老得多了。
“先……先生?”
“许久不见,窈娘倒生分了。”
“您如今是贵人了,乡野村妇又岂敢……”
“昔年落魄之时有窈娘相扶,而今更不敢忘……这是令郎?”
“我家老四。”
“果儿若在,也当与他一般高了。”
一时间两厢沉默下去,毕竟我与他早不在一处,这一番言谈终止也不过早晚间事。
这个人……我年少时曾那样的喜欢过他,再见时却已是各自成家。
总是寻常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