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【天九政非同人】殊途(片段)

@忍冬°疏墨
嬴政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梦里是一身紫衣的韩非,衣袂翻飞如仙者。
“以燕谿石城为锋,齐岱为锷;晋卫为脊……韩魏为夹,这是非交付给王上的天子剑。”他右手握一把碎剑平举递来,语声空渺如在蓬莱方丈之地,遥不可临,“上决浮云,下绝地纪。”
于他伸手触碰而尚未接过之时,那柄长剑在韩非手中渐渐由破碎凝和,趋为浑然一体。而他的身影却如流沙一般于自己眼前随风而逝,空中余音犹在,那是四个字——“和合天下”
他们脚下所站的棋盘轰然自中心裂开一道贯通两端的沟壑,不断张裂,终成鸿沟之隔,无可逾越。
他正欲向那飘散的沙追去,却发现他方才自韩非手中接过的剑不知何时已由自己握着钉入深谷,而那道鸿沟正是这剑所劈开。
棋局上着六国衣甲的士卒像一瞬作灰散去,所余惟有他及他身后执戟带胄的大秦铁骑,然而待他回首看去,那铁骑俑像亦已不见。惟他一人,执剑定鼎。
自此,梦境崩塌。
这个梦的预示太过令人不安。他自梦中惊醒,疾声唤来内侍,命此人将是时尚羁在狱中的韩非即刻带来见他。
不想内侍并未领命而去,却是当即伏跪于地,颤声道,先不多时狱掾来报,韩非已瘐死于狱中。
嬴政先是恍惚了一瞬,而后厉声道:“先前为何不报!”
内侍为他厉色所慑,早已是抖如糠筛。汗如浆下道:“王上久劳方歇,若非要事,不敢搅扰王上好眠。”
呵,好眠。
嬴政挥手命人将这内侍拖出殿外处死,随即抬眸深深望向那置于架上的帝剑天问,忽而仰首,长声大笑。

评论(10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