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【微小说】望城南

“我看那个叫刘季的一身的市井痞气,你果真想好了?”
张良立在窗前,双手负起,目极远方。于落日余晖下微笑道:“沛公,诚为天授。”
倚在门上的女子不语,但以冷哼作答。
“还在为他的冒犯气恼?”他轻笑一声,戏谑道,“沛公为人确是风流,但不过愣了一时,也当得你……”
“我不是为的这个!”女子骤然地抬首道,“他这样的人,生于闾左,行事奸滑。草创之时尚能与你共患难。他日一朝大权在握,莫非能同你同享富贵?”
“良助他,为的不是功成之后须臾富贵。”他笑了笑,抬手轻抚置于架上的剑。
剑入鞘得太久,以致落尽尘埃。
“过去享的富贵还不够吗?七国纷争之时邦无定交国无定土的年月过得还不够吗?秦国……横征暴敛鞭挞天下的时日还不够吗!”
骤然剑出!
长剑映出他一双且愤且悯的眼,却一瞬回鞘。握剑的手微微颤抖,然不过转眼,他回身负手,复又是那般渊渟岳峙之姿。
眼含坚毅,他道:
“良为天下。”
女子望着他默了良久,而后偏过头去低声道:“若真有那么一日,城南三十里,你来找我。”
她抬手将发带紧了紧,快步而出。手扶门边,最后一眼回顾。
“就此别过。”
他看去温和,其实却如磐石之固,无可转移。既劝不了,她想给他留一条后路。
这需要经营,时间与她本人的置身事外不可或缺。
……
之后再知道他的事都尽是从传闻听来。
沛公入咸阳,退灞上,往蜀地,度陈仓,取彭城,困荥阳,乃至决于垓下。
除却去韩为申徒的那一段时日,其余无不追随,画策出谋。
她总以为过了许久,其实细算算这一场仗也只打了四年,比之秦以前的乱世微不足道。
结束得太快,太早了。
昔年的袍泽之谊随战事的终结而日益淡去,取而代之的是愈来愈深的君臣之别。
譬如张良,韩信请封齐王之时他曾与陈平共蹑汉王,如今汉王成了陛下,他未必不敢,却未必会。
“汉王授我上将军印,予我数万众,解衣衣我,推食食我。”如今汉王成了陛下,说这话的人便也死在了钟室,三族皆灭。
提防,怀疑,忌惮,乃至拔刀相向。
世事苍凉如是,连带着城南三十里处呼啸而过的风也显得格外阴冷,令她不由将身上的外衣紧了紧。自淮阴身死,她心中愈发不安,便每日在此地等上一刻。
今朝时至,她正欲转身离去,忽见远远有人一身青衣,牵马而来。
实在是太过熟悉的身影了。她僵立彼处,愣愣地看他一步步近前来。微微俯身,他笑着抬手在她眼前一挥:“回神!”
“你如何在此处?”
“良来收税。”
“……”
“你竟不知?良推了陛下所赐万户,以留为邑。”
“傻。”
此言脱口而出,二人相视半晌,终是禁不住各自笑起。运筹帷幄张子房,若说他傻,这世上可再没有聪慧之人了。
“傻么……”他笑着重复,而后负手于后。一身风骨,立于临风之处,衣袂翻飞。一如昔年渊渟岳峙之姿,“求仁得仁,复无怨怼。”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