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【短篇小说】四锦时(十二)

将将沉入墨色的意识里,是自己满裳的鲜血,侍女的惊呼,那样漫上来,漫上来,像刻骨的哀凉,几乎教人溺死其间。
我曾有一个孩子,在我察觉他的存在时离去。
其实已是近不惑的年纪,早不适合生育,他晓得他父亲不在了,便也随着一道去,理当如此,理当如此。
也唯有,如此自欺。
行来半世我不尝畏惧过苦楚难处,但惧一个无可挽回。失去的,不会重来。终我一生,我与他之间都不再有任何羁绊。
我仰首,抬手捂住右眼,然指缝间仍有日光细碎地渗入。
这世上,他留下的痕迹,终究,也唯有那煌煌著论。
但这,已经足够。
这是我与他的生死离别,过去母亲常说我的名姓拆开来怎样都好,然合到一处终是不吉。申骊,生离。如今我们不曾生离,却是死别。像满天飞雪,纷纷繁繁地落了遍地,湮灭了一切的旧日繁华,也阻隔了我与你同行的脚步。
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