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【短篇小说】不言(番外)—— 少年游

【番外】少年游
觉出衣角教人轻轻一扯,低首便见那小小的一个粉团大睁着一双眼看他。白起看了眼殿上饮酒的君王,见其不察,方低首无奈道:“小殿下……”
“嘘……白将军莫吱声。”
小人儿将半坛子酒抱在怀中,餍足地倚案微蜷,听群臣齐声唱《诗》。
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。”小人儿摇头晃脑地诵来,旋即仰首问那戎装方褪的将军道:“将军得胜还朝,这满堂酒宴都为贺你,为何不乐?”
他未答,只笑着将她的脑袋一揉道:“若臣不曾记错,殿下是赧王三十六年生人?”
她不明所以,只点头“嗯”了一声。
“三十六年……”望着眼前小人儿黑白分明的一双杏子目,话至口边亦不由回转,轻道,“等殿下长大了,或许便会明白。”
“若国有福事,则令庆贺之,是为嘉礼。”她忽而将自己封号的缘由懵懂念来,抬眼看他道:“我听说那一年秦国赢了一场大仗是么?”
……
年少时,每每听我秦将凯旋,便知秦国又添财帛新土,欢欣雀跃。却从未想过此后深深血海,是我所背负不起的仇恨。
他说与楚国那一仗血流得并不算多,但死尸漂在汪洋里那种泡发了的腥味他至今都闻得见。
秦引鄢水灌鄢城,此后破都城,烧王陵,楚王被迫迁都于陈。
“皇天之不纯命兮,何百姓之震愆?
民离散而相失兮,方仲春而东迁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