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【短篇小说】不言番外(二)

……
“陶嘉——”殿上君王忽而执着酒杯转眼看来。
“吓!”
“……不要以为将自己团成个团子孤就看不见你。”
“父父父父……父王?”
“过来。”
“哦,是。”
待那小团子一步一跌地上了殿,昭王便将她揽至身侧,捏一捏她双颊。觉出手感不对,便又捏了一下,不可置信地喃喃道:“小六似乎又胖了些?”
小团子哀嚎一声,随即气鼓鼓地往地上一坐。
君王笑一声,尝了块点心。觉得仿佛味道不错便又递来,顺手喂了她。
“……”
君王笑着以指腹将唇边饵屑抹了,而后举樽朗朗道:“诸卿,敬武安君!”
“敬武安君!”
“敬,嗝,武安君!”
“敬意到了便可,酒不许再喝。”
“……哦。”小人儿怏怏地将酒樽搁下,却仿佛听她在不停地絮絮说些什么,细听之下却是反反复复一句“躬自薄而厚责于人,算什么伟丈夫。”
昭王给她气得笑,又觉得这碎女子改“子曰”改得有些意思,便屈指一扣在她额上道:“……孤只怕那些儒家先生教坏了你。”
“才没有!前日先生方才引了一句'安能以皓皓之白,而染世俗之尘埃。'我听着极是清正傲气。”
“谁的话?”
“说是原先楚地的三闾大夫,叫……”小人儿仰首思索片刻,随即兴奋道:“屈原!”
“屈左徒么……”君王凝眉,眸光一时复杂难言,澹然道,“他的文章你读读《橘颂》便罢了,其他的目下不必再看。”
……
“安能以皓皓之白,而染世俗之尘埃?”身畔人将此句缓缓念来,眉目间透出思索的模样。
半晌他将眉目舒展,月下显得平静澹然。
“很深的悲伤,一种行至末路的决绝。”他道,“隐然于初读所觉的傲然正气之后,愈读愈烈。”
“屈子眼见郢都沦陷而蹈江自绝,若有一日你遭逢此境,是否亦会如此选择?”
他仰天叹了一声,须臾转过脸来看向她,月影里青年的脸庞明明暗暗,一双眸子却纯澈坚定得惊人。
“若实是回天乏术,我会。”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