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【短篇小说】不言(十四)

朦朦月色里,她一路走,一路将发上钗笄卸下,随手掷去,坠满地细碎光华。
“我年少游历之时,曾于赤松下遇一老叟,他道我心性根骨俱佳,要渡我成仙去,只欠身畔诸事烦扰,牵挂难放,便将这药给了我,是教我忘却。”
道旁灯火寥寥,四下沉寂,但听隐隐嘶鸣蹄踏,当是马车不远。
“他一半,我一半。我留下让王上看着成效。有我在此,若他当真未忘,不会不顾。”
夜风清冷,扬发而过后又叠叠吹来,刺骨却自在。她便在这风中前行,履霜缓缓,近前去。
“昔曾年少时,我亦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天下。”
天下难变,但至少身边之人,我可尽力保全。
握了鞭,扬来生风猎猎,策马前行。她看着马车远去,一如见去而不返的半世华年,逝者如川。
故人渐远。
此后山长水阔,永无相见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