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【短篇小说】不言(十二)

心知这便是最后一论,她眼中不觉生涩,回作一揖道:“敢问先生,今为何世?”
“秦与远交而掠近地,韩国之后五国覆灭只在早晚,大争之世已近终结。”
“复为一统之周室?”
“不会。”
“何解?”
“中世竞于智慧,而当今,更重气力。即便一统,如此之风气亦无可能泯灭于一时一世。且秦以武力伐诸侯,以重典治乱世,略地攻城之时自然无往不胜,然治天下时是否依然如法炮制?”
“移风易俗,世所难为,况秦以此兴,更无更弦改张之理。”
韩非默了半晌,而后将药瓶启了,低声道:“我知。”
此非一时一世之功,或须长久转移,或须……破而后立。
乱世难已。
“再求你最后一事。”
他眼中隐忧悲悯,如此深切。望着她一字一句道,
“莫让长平之祸在他国重演。”
“求我?”她念得缓,仿佛藉此将思绪盘桓,“韩非,你无非是要我向秦王求情。”
立身转眸,她忽而扯了扯唇角,微嘲般笑道:“将千万人之性命寄托于君王一念之仁?”
“昔曾年少时,我亦以为自己可以改变天下。”身后是那药瓶与地相击铿然,玉碎之声随他话音同响,催人梦醒。
“年岁见长——”他咳嗽两声,随即将声调拖得悠长如叹,轻笑续道,“便晓得力有不逮,事托于人的妙处。”
“啧,真苦。”
此后便是半晌沉默。
良久,但听她轻声问询,如梦呓恍惚。
“你想要的,是个怎样的世界呢?”
只是四下寂静,再无人声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