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【短篇小说】不言(六)

韩非输了赌局,伏念先前以佩剑压的注自然得偿,教他再寻把一模一样的太阿来实是难为。所幸伏念也并未作此打算,但教他雕了木雕全庄上上下下都送了一遍。
一晚她抱剑倚在墙边,看他于灯下精雕细刻了一只雀鸟,不想他转手递来,竟是忙里偷闲地也送她一个。
“雀鸟么……”她笑一笑,于手中翻来覆去地看。心道他做木艺倒是同丹青一般的无甚天赋可言,眼前这一只雀鸟雕来是振翅欲飞的模样,那一双翅膀却长得不成比例,且与主身相连之处留得甚少,怕是不仔细在何处一磕便断了。
“雀鸟虽小,亦可鸿飞千里,天下逍遥。”
他回过身来,微微将眉一挑,带出些风发意气,神采飞扬。
如今想来,这鸿飞千里言得是己,天下逍遥祝得是她。
她看他一本正经,莫名觉得有些好笑。两手负于身后,学着他的模样亦挑了挑眉道:“先前你说来小圣贤庄,我还怕你来学什么腐儒仁义,如今看来倒是我妄言。你此来……却是来寻人饮酒,学做木工的?”
韩非一时没绷住笑,拱手向着对过颜路所居之处道:“技不如人,愿赌服输。”
对面窗内,颜路点灯执卷正读,烛火微微,将他侧脸映出几分清稚,说不出的会神,大约是夜已深的缘故,他欠伸一番,旋即便又是那认真模样。
总是少年锦时,诵书临窗,恣意欢谑。
因白日里尚有课业,闲暇无多,这一桩事,韩非做了整整三年。
而于这三年后,秦攻邯郸,赵王欲杀异人泄愤,她往赵护他出逃。又六年,父王薨逝,她归国奔丧。此后一岁,王兄即位,不幸三日而崩。异人得华阳夫人之助,继位为王。初时时局不稳,她便留于秦国,一晃又是一度春秋轮回。再来时,伏念已是儒家掌门,气象威严更胜从前,当年那清稚少年颔处已见蓄须,身量愈显颀长。而韩非……已不在此处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