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抹微云

【短篇小说】不言(八)

她笑一阵,然后渐渐归于平静,双眸沉沉如水,滟滟流光,望着他支额睡去,那句话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出口,方欲起身离去,正对上亭亭立于门前的女子,手中挽一件寒衣,眉眼温柔。
“夫人好细的心思。”
“也只有此事可为。”女子跪坐下为醉去的那人添衣,纤纤十指将衣袍打整,动作轻巧不教他醒觉,望向他的眸光是不及掩饰的缱绻深情。而后她款款立起,姿态端庄柔婉,是所有男子梦中所恋的模样。
却不是……她想要成为的模样。
并非是不愿有此琴瑟和鸣,但到底心在天下逍遥,不愿此生此身有家室羁绊。二者不可得兼,便惟有……舍了前者。
不言抱臂倚在门边,见那女子莞尔笑道:“常听外子提及姑娘,今次来是我招待不周,天色已晚,若姑娘并无去处可于别院僻静处留宿一晚,我自当为姑娘安排妥当。”
一大把年纪还被人称作“姑娘”,陶不言不由叹笑一声,而后振一振袖道:“不必,多谢夫人。”
夜风里她坐在司寇府的檐上,独饮一坛未尽的陈酒,不自觉地翘着腿晃晃悠悠。就仿佛……岁月未走,一如年少。
她想起了那句未出口的话,是真的醉了,才会有那一瞬的冲动,是真的不再年少,才会有此一想。
“我身边已不剩多少人,不想你再离开。”
许是自己也觉得矫情忸怩,她笑一阵,将手中酒坛向天遥祝,自语道:“敬自己。”
敬你失意也好,孤独也罢,随你本心。

评论

热度(1)